笔趣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狼行成双 > 番外二

番外二

雪从昨天始下,到今天还没停。

边南坐在车里,暖气开着,他看着窗外,火车站外边儿很热闹,都是拎着拖着扛着各种行李的人,有回家来的,有回家去的。

每年到这个时候,都会挺感慨的,又一年了啊。

真是一年又一年啊。

他看了看时间,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,手机响了,邱彦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“到了?”他接起电话问了一句。

“嗯,正往外走,你在停车场等就行了,”邱彦声音听起来很愉快,“开的是大车吗?”

“大车,”边南说,“你还操心这个呢,小车也够接你了啊。”

“我这儿还有人呢。”邱彦笑着说。

“谁啊?”边南马上问,“你带女朋友回来了?”

“没,行了不说了我先出去。”邱彦说。

那边挂了电话之后,边南才说了一句:“又是方小军吧?”

邱彦暑假回来的时候就是跟方小军一块儿,边南真想不明白方小军这狗屁小孩儿怎么这么厚脸皮,上回就给了脸色,这回寒假居然还能一块儿回来。

还要蹭车!

边南在车里又呆了一会儿,远远看到邱彦拖着行李箱过来了。

身后果然跟着方小军。

他跳下车,没好气儿地站在车边。

“大虎子!”邱彦喊了一声,把行李箱往方小军手里一放,往这边跑了过来。

“别喊!现在心情不好!”边南也喊了一声,嘴角还是没忍住勾了个笑容。

每次邱彦回来他都觉得这小子又长大了一些,长胳膊长腿的,个头儿已经超过了他和邱奕,帅气的脸跟邱奕越长越像,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头上的卷毛了,拉直了没一个星期又拐回去了。

“想我么?”邱彦跑过来用力搂了边南一下,“快说想我没!”

“哎哟想死了,一说要回来了我好几个晚上都没睡踏实,”边南抱着他拍了拍后背,“就差飞过去接你了。”

“太假了,”邱彦笑着说,到车后面把后备厢打开了,冲方小军喊了一声,“赶紧的,放东西。”

“南哥。”方小军拖着行李跑了过来,跟边南打了个招呼。

“怎么回回都能看到你,你俩又不一个学校。”边南瞪着他。

“我乐意,”方小军把箱子往后备箱里放,“我等了邱彦两天一块儿回的。”

边南懒得理他,上了车。

方小军家跟他们家并不顺路,他得先开车把方小军送回去再拐回来,要不是看邱彦面子,他挺想半路把方小军扔下车的。

“我哥在家吧?”邱彦坐在副驾看了看时间。

“不知道。”边南回答。

“不知道?”邱彦转头看了他一眼。

“嗯,”边南啧了一声,“昨天晚上没回来,我出来接你的时候都还没回呢。”

“这么忙啊?”方小军在后面说了一句,又啧啧啧了几声。

“怎么哪儿都有你。”边南说。

把方小军在他家小区门口放下之后,边南开着车往回走。

邱彦拿出手机:“我给我哥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“问个屁。”边南说。

“怎么?”邱彦笑了起来了,往边南身边凑了凑,小声说,“是吵架了吧?”

“没吵架,”边南看了他一眼,“你哥有病,我没那闲功夫跟他吵。”

“这一看就是吵架了,”邱彦乐了半天,“为什么吵啊?”

“有什么为什么,都说了有病……一会儿回去你收拾收拾,晚上我带你去吃海鲜自助。”边南说。

“我想吃炒饭。”邱彦说。

“破炒饭吃了十几年了还没吃腻么!”边南拍了一下方向盘。

“我想我哥了。”邱彦笑着说。

回到家停车的时候,边南看了一眼另一个车位,还是空着的,邱奕还没回来。

院子里被边南踢倒的小花盆还躺在地上,邱彦过去把花盘放好:“我发现你们种花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火的时候踢着玩的。”

“那盆是你哥种的。”边南拎着箱子进了屋。

“你发火踢他的,他发火踢你的,对吧。”邱彦进了屋就直奔橱柜,拿了包薯片出来吃。

邱奕家那套房子被规划之后,他们买了套新房,一楼带个小院子的小复式,房子不大,不过三个人够住,主要是院子挺不错。

搬进来之前边南有过挺多设想,院子虽然只是半封闭式的,但是可以种花,养鱼,乘个凉什么的,不过现在除了16盆花,什么也没有。

俩人都忙得蹦着走,根本顾不上打理。

邱彦吃完薯片去洗澡了,边南坐到沙发上,拿出手机给邱奕打了个电话。

“边南?”邱奕那边电话接得还挺快。

“废话,没有来电显示么?”边南说。

“没看,接到二宝了?”邱奕那边听着挺吵的,估计是在走廊上。

“嗯,他要吃炒饭,你回来做吧。”边南看了看时间,四点多,邱奕回来估计得六七点了。

“你气儿消了没?”邱奕问。

“没呢,”边南一想到昨天的事儿就来气,“你不吃药我气儿消不了!”

“那我不回去,”邱奕说,“回去打架么?”

“又不是没打过!”边南了站起来,“你要不回来打一架吧!”

“快30的人了还这么幼稚。”邱奕笑了笑。

“你也知道啊?”边南走过浴室门口看了一眼,“赶紧的,给我道歉,要不你再也见不着二宝了,我把他捆起来卖掉。”

“前阵儿还说二宝现在脑子太快担心咱俩不是对手呢,”邱奕乐了,“现在又想卖掉他……”

“你道不道歉?”边南打断他的话。

“对不起。”邱奕说。

“对不起什么啊?”边南问。

“对不起我不该吃醋。”邱奕笑着。

“不是不该吃醋,你不吃醋也不行,但你瞎他妈吃醋就不行。”边南语重心长地教育他。

“我错了,以后不瞎吃醋了,”邱奕笑了半天,“我一会儿回去,这儿还有点事儿没处理完,要等罗轶洋过来签个字。”

“你看你成天跟罗轶洋摽一块儿我也没吃醋啊。”边南说。

“你没我这么在乎呗。”邱奕啧了一声。

“扯蛋,只能说在吃醋这件事儿上这么多年你一点儿没成熟,”边南叹了口气,没等再说话,浴室门突然开了,邱彦一丝儿不挂地跑了出来,他忍不住喊了一声,“邱二宝你干嘛呢?”

“忘拿内裤了。”邱彦边往他自己屋跑边喊。

“不能拿条毛巾裹一下么,”边南赶紧过去把窗帘拉上,“展览呢你。”

“我从小到大哪儿你没看过啊……”邱彦进了屋。

边南盯着他背影看了一会儿,压低声音:“二宝小腿上什么时候有坨文身了?”

“坨?没有吧?暑假回来没看到啊,”邱奕愣了愣,“文小腿上好看么?”

“这是文哪儿好看的问题么?”边南坐回沙发里,“你回来吧,晚上跟他谈谈,这小子没学坏吧,当年我那么不良,也没文身啊。”

“你文了也看不见。”邱奕说。

“滚!”边南喊了一声,挂掉了电话。

邱彦穿了衣服从卧室出来,往沙发上一倒,腿搭到了边南腿上:“给我哥打电话了啊?他什么时候回?”

“要等罗总谈事儿,晚点儿,”边南抓着他脚腕,把他裤子往上推了推,“你要饿了我现在带你出去吃点儿垫垫。”

“不饿,”邱彦笑着扭了扭,“痒痒。”

“这是什……”边南拧着他小腿瞅了瞅,顿时吼了一声,“我操怎么是个疤?”

“嗯,磕的,”邱彦缩了缩腿,“你以为是什么啊?”

“以为你文身了,”边南皱着眉,到现在他心里邱彦还是那个软乎乎的小面包二宝,猛地看到这么个疤,他心疼得不行,“怎么伤的?这疤不小啊。”

“就磕了一下,”邱彦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,“大虎子给捏捏屁股吧,坐几小时车屁股疼。”

“我捏你个脑袋,别打岔,”边南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,“在我跟前儿装,你太嫩了,这不磕的伤,没人能磕着小腿肚子。”

“哎,”邱彦叹了口气,“说了你别跟我急啊。”

“不保证。”边南说。

“那不说了。”邱彦伸手拿过茶几上的牛肉干,边吃边看电视。

“那等你哥回来你跟他说吧。”边南把他裤腿儿拉好,看着电视不出声了。

邱彦在沙发上趴了一会儿:“我被人推了一把,磕的。”

“什么人推你?”边南问,邱彦个头不小,从小就精力旺盛,身体好得很,还打了好几年网球,能被人推一把就磕伤有点儿神奇。

“情敌,”邱彦说完就乐了,趴着自己乐了半天,“被人当情敌了,我都没想到,突然推我一把我没站稳。”

“你抢人女朋友了吧。”边南看着他。

“没,反正就看我不顺眼,”邱彦扭过头冲他笑了笑,“就跟你当年看我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一样一样的。”

“……是么,”边南觉得小孩儿还是不要什么都知道的好,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拿出来挤兑你一把的,“你怎么处理的?”

“去校医室处理呗,还能怎么处理。”邱彦又翻了个身,躺着把脚架到了边南肩上。

“我是说跟那人怎么处理的。”边南把他腿推开。

“没理他,也没多严重,过几天疤掉了就行了,这种事儿正常人都看得明白,我跟他动手再给他打伤了还显得他是受害者了,”邱彦把脚又架回他肩上,“再让那女生觉得我为她打架了,我多麻烦啊,我连她长什么样儿都记不清。”

边南笑了笑没说话,当年的小不点儿现在说话一套套的他都快感慨出一本书了。

“快过年了,你们那儿空场地多了吧,哪天去打打球呗。”邱彦坐了起来。

“跟谁打?我没空陪你,我这儿年底年初的一堆事儿。”边南说。

“我前几天就给你打两次电话,两次你都跟我哥打球呢……真忙啊,”邱彦笑了起来,“算了,你俩这恋爱谈十年了都没腻实在不容易,我不打扰你俩,我找别人。”

“十年了啊?”边南把他的脚扒拉开伸了个懒腰,“居然这么久了。”

“嗯,真久啊,我都看着你俩从少年变成大叔了……”邱彦跟着也感慨了一句,“真好。”

邱奕把车停好,下车的时候看了看旁边车位上的大车,一看就是边南停车的风格,永远都歪着,看一眼就得别扭半天。

他掏出大车的钥匙,上去把车给挪正了。

进院子的时候刚关上门,邱彦就从屋里冲了出来:“哥!”

“慢……”邱奕话没来得及说完,邱彦已经扑过来抱住了他,他被撞得往后砸在了院墙的半截儿篱笆上,“哎,断了!”

“没。”邱彦笑着拍了拍篱笆。

“说的是你哥的腰,”邱奕叹了口气,抱着他拍了拍,“行了,进屋。”

“饿死了,”邱彦跑进屋里,“我去换衣服,出去吃吧!”

“你不说要吃炒饭的么?”边南问。

“我要不说想吃炒饭你会给我哥打电话么?”邱彦笑着跑上了楼。

邱奕脱掉外套扔到一边,往楼上看了看,走到边南跟前儿:“打架么?”

“药在抽屉里呢。”边南指了指茶几下面的抽屉。

“昨晚上想我了没?”邱奕笑笑,弯腰往边南唇上用力亲了一下。

“倒头就睡了,梦都没做,现在想你得抽空,我这么忙,”边南勾住他脖子往旁边一拉,邱奕倒在沙发上,他起身压了上去,手摸进了邱奕衣服里,“赶紧让我摸一下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