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之遇鬼了

    其实霸主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异样状况,最恐怖的不是小女孩的表情。

    压抑的气氛在霸主身后涌动,孩子出不了声,这种令人窒息的无形之力。

    这一种什么怪异的频率在作怪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靠靠……?!”丁子阳被霸主身后的情景吓得哆嗦,莫名就害怕了。

    令人恐惧的一幕就发生在霸主的身后。

    怎么了,为什么停止攻击了?霸主很是蛋疼看着退后的丁子阳,双腿瑟瑟发抖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这不还没动手呢,你干嘛。

    被我吓到了?

    话说你演过头了吧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干嘛,我都还没出手呢?”

    丁子阳为吓得直冒冷汗,都快吓哭了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哥哥。”

    丁芷燕极力去伸手触摸霸主的身后,面部痛苦的表情,强烈的求生欲燃烧。

    那遥不可及的背影。

    犹如就像被抛弃的一般!!!言语之间,芷燕真的绝望了,喉咙出不了声。

    “明明说过要保护我,明明答应要照顾人家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呼唤不到,为什么我要受这份罪,为什么脱离了母亲,我还是逃不了这种现实!”

    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丁芷燕真的好想倾诉自己这七年的痛苦,这几年被继母折磨的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的伤疤已经够多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老天爷就是不放过……

    “生来就如此,就要这样结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不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想再反抗了。”

    陈燕粥掐着少女,痛苦针扎了许久,直到她空虚的双眸再一次出现的时候,丁芷燕放下了手中的苹果。

    咬了几小口的苹果从她小手放下一般滑落,就像一个慢动作的砸落在地。

    她放弃了……

    死吧!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有什么是我这种七岁女孩可以反抗命运的,不可能的,没有能力……

    我又不是什么故事的主人公。

    所以,也不渴求什么人会来拯救自己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都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人,啊!

    我真的好害怕啊……

    -----可是我真的不想死啊。

    “不想……”丁芷燕快翻白眼了。

    陈燕粥只要掐死这个女孩,便可以离开这个束缚她七年的魔法献祭阵。

    这样还可以见丁子阳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然而她不知的是,丁子阳就在自己眼前,她却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点跟她死去的时间,和丁子阳外貌变化是有区别。

    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却阴阳两隔。

    丁子阳已经吓得绿了脸,太恐怖了,甚至惊恐望着霸主背后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背后。”丁子阳指着他身后,霸主挠了挠头:“我背后?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霸主脚边滚来了一个苹果,就这么神气的出现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不好预感,而你必须接受恐怖耻辱的洗礼那般……

    霸主猛地转头……

    丁芷燕哭泣!?被人锁在了空气中,无法反抗,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异象,他是崩溃了。

    但以此判断,有什么无形之力想杀她?

    “放开那萝莉,特么冲我来。”

    霸主声音对着空气喊道,因为他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陈燕粥好像注意到了……她触摸过霸主的,顺便还给他换了件夹克。

    急忙拉着小女孩跳进了井中。

    霸主眼里:小女孩自己飞入了井中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就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谁特么今天敢动这个女孩一根汗毛,我跟他没完……霸主带着愤怒一同跳进了井中。

    这时,圣墟终于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丁子阳快速的跑到井口,下意识就起了疑心:“好端端的深林里,为什么会有口井再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丁子阳,你也发现了?”圣墟心里有些发毛:“或许这才是他们真正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附近是有个龙城公园的。”

    丁子阳朝着井口低视,对最近发生惊悚的事情有些顾虑:“这井,到底有多深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跳下去看看……”圣墟慢慢低下了头,闭上眼:“子阳你要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了,我在上面好接应你。”

    圣墟说完就随着霸主之后紧跟其后,跳了下去,接下来一定会有什么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事情,将改变了他的一生。

    井的底端到底有什么?

    霸主落在了地上,这时头顶一个小小的白球,亮的通彻,居然是一个独立的空间。

    而屋子还是霸主没有见过的石头所建筑的成的,而空间不大,恰恰好容纳十几个个人,而不远处丁芷燕就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燕粥就这样站着了女孩眼前。

    脸上发白,本来就是鬼。

    脸色更加的惨白。

    “这么会这样,为什么,这个女孩是我的亲生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霸主看不见……

    这种环境,霸主已经陷入了一种心里暗示,闭着眼睛,自己的心里暗示给了大脑有了充分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周围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点动静增加了暗示力度的存在,并且在脑中形成了相符合的场景。

    霸主感觉自己遇鬼了。

    可他就是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与目标接触……或者气她”

    {“直线检测到异像……”}

    “自动兑换阴阳眼……”

    气值:20—8=12

    霸主只能出此下策了,检测到异样的时候,霸主出声:“我知道你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问我为什么知道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是个丑八怪?!”

    霸主对着空气那演的逼真。

    绝逼了卧槽……实力雄厚啊。

    {来自……陈燕粥气值……+5}

    生气值:66+5=71

    霸主看到这个气值的时候,肯定了一点,这个鬼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一个女生……

    陈燕粥刚想离开,霸主出声:“陈燕粥……别来无恙啊。”

    她愣在原地了:“他看得见我?”

    “不,难道他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