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大陆小说网>玄幻>剑公子> 第437章 磕头王

第437章 磕头王

        楚三敢这时说道:“你现在还有心思去柔情房?”
        费飞道:“人在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没听过这句话吗?我这辈子还没玩过漂亮女人呢!现在就被你们坑死了,我死不瞑目。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这时又问老鬼:“那这个鹤小云明目张胆地破坏规矩,上面的人不管吗?难道他是老大吗?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杀满门的掌门是谁?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怔道:“杀满门?我连杀满门都没听说过,又怎么会知道他们的掌门是谁?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惊道:“你连杀满门都不知道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我都跟你说了,我是外地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你这外地也太外地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确定很遥远!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杀满门就是紫菱宫下十三门派之一啊!还是十三门派当中最强的一个门派,你竟然没听过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笑了下,道:“第一次听说!那这个跟鹤小云有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杀满门掌门叫鹤大云,你说有没有关系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他们是兄弟俩?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是的!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既然是兄弟俩,那鹤小云在这里肯定可以肆无忌惮,他直接把这个男人带回去玩不就行了吗?干嘛还要动这歪脑筋?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鹤大云其实并不喜欢他这个弟弟,也感到恶心,但毕竟是亲兄弟,而且炼丹司又是最重要的一个机构,交给外人他又不放心,所以鹤小云只要不是太过分,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如果鹤小云太过分的话,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。虽然鹤大云是掌门,但如果把十大长老惹毛了,他这个掌门也是做不下去的,所以伍长老才敢和鹤小云对着干,一点面子都不给他,鹤小云也只能动这些歪门心思!因为这规矩是杀满门立下的,伍长老也改不了,要不然伍长老早就把这个规矩给改了!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点了点头,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
        高台上,那个软饭男上台以后,带着一脸灿烂和得意的笑容,向四周的猪仔们点头示意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
        本来选这些闪耀之星,就是为了激励台下的猪仔的,这些闪耀之星上台以后,还要发表演讲的,比如说些大家向我学习之类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伍长老却看他不喜,甚至有些厌烦,也不给他发表演讲的机会,因为这家伙没有值得别人学习的地方,如果所有猪仔真都跟他学习,杀满门就完了,所有人都被掰弯了,哪里还有心事挖矿啊?所以没等他一圈转完,就没好气道:“下去吧!露个脸就行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那软饭男虽然很不高兴,毕竟他也看得出来,伍长老在歧视他,但他也不敢有脾气,这时就灰溜溜地走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伍长老这时又拿起手里的纸,大声念道:“今天的闪耀洞主是五十二号洞的洞主黄明权,采晶一百五十三斤!黄明权上台来!”
        黄明权这时就跑上了台,脸上也是带着无限光彩,向大家挥手致意。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不是软饭男,所以伍长老没有赶他下去,还让他发表了获奖感言,无非就是让他吹吹牛逼。
        等黄明权吹完牛逼下去,伍长老又拿起手里的纸,大声说道:“现在我宣布今天的没落洞主,九号洞洞主于娜娜,采晶一百零三斤四两。于娜娜,上台来!”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名字刚念出来,就让渠年感到意外,那么粗犷的一条汉子,竟然起一个这么秀气的名字!
        但人群好像并不意外,又开始议论纷纷:
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九号洞?”
        “磕头王果然名不虚传!”
        “长此以往,这家伙也完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再完人家也是自由身,不比你这个猪仔强吗?”
        “也强不到哪里去,脸也丢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于娜娜这时就缓缓走上了台,虽然经常上来,但也不能习惯,脸色非常难看,就跟吃了苍蝇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能习惯,但也是轻车熟路,上了台以后,不等伍长老吩咐,就跪了下去,向四个方向磕了四个头,磕头谢罪。
        伍长老等他站了起来,就指着他的鼻子斥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叫磕头王了?”
        于娜娜低下了头,道:“知道!”
        伍长老道:“知道还不思进取?不觉得丢脸吗?还是磕头嗑上瘾了?再给你十天机会,如果还是这样的话,你这洞主也不要做了!”
        于娜娜低头不语。
        伍长老就不耐烦地挥了下手,道:“下去吧!”
        于娜娜应了一声,就退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,费飞这时说道:“他这个洞主做的也挺憋屈的嘛!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说道:“确实挺憋屈的,但也没办法。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那他白天为什么不逼着你们干活呢?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逼也没用啊!一天一两基本上已经是极限了,总不能用鞭子不停地抽吧,抽死也没用啊。而且于洞主这个人,看着挺凶恶的,其实人心并不坏,从不喜欢虐待猪仔,所以才找了三个凶恶的狗腿子,帮他镇场子!要不然你今天拖延一天,谁都看得出来,他也不可能答应的!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确实,我第一眼见到他,并不觉得他是一个好人,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善良的人,怪不得要起这么秀气的名字。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也算不上好人,但也不像别人坏到骨子里。如果换做别的洞主,在上面受这么大的羞辱,下来肯定大发雷霆,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,但他不会!”
        说时,于娜娜就走了过来,果然如老鬼所说,虽然于娜娜的脸上能拧出水来,但过来以后也没有拿人出气,只是挥了下手,怒道:“还站在这里干嘛?都滚回去吃饭睡觉吧!”
        人群就散了,九号洞的人就往北走,那里有一片棚户区,就是渠年早上报名的地方后面。像这样的棚户区,山谷里有好几处。
        渠年本来想问问于娜娜,他们今天晚上睡哪里,但考虑到于娜娜心情不好,便没有过去问他。而是问了老鬼,老鬼便说,晚上跟我睡一间房吧,刚好里面有几个空铺。
        渠年四人因为戴着一天沉重的镣铐,又来参加这绩效大会,再走回去,手腕脚腕都磨破皮了,疼痛难忍,本来准备直接回去就休息了,但老鬼偏要带他们去吃晚饭!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今天天气不错,所以吃晚饭的地方就在室外,就在棚户区的北面,地上摆了一排大盆,盆很大,里面依旧堆满了黑乎乎的馒头,边上还有十几个木桶,桶里装的也是中午那种补充元气的汤。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片棚户区住着十个洞的人,有好几千人,所以把这些馒头和汤围得水泄不通,也没有人排队,就跟喂猪一样,乱哄哄的一片,不过外围有杀满门的弟子负责警戒,所以这些人虽然乱,但也没有起冲突,正如老鬼所说,如果打架斗殴的话,杀满门的弟子可不管他们谁有理,上去就是一顿拳脚踢,重则性命不保。
        渠年四人因为不想吃,所以就在外围等老鬼,闲着没事,渠年就四周看了看,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,虽然光线有点暗,但远处也能看得清楚,就见四周的山谷上,站着不少哨兵,真的是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而且这棚户区周围,也有不少哨兵,有站岗放哨的,也有成群巡逻的,把他们这些猪仔看得死死的。
        正看着,那个光头就领着两个小弟走了过来,来到渠年面前,看着渠年冷笑一声,道:“小子今天挺嚣张的嘛!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笑道:“你还没有看到我嚣张的那一面。”
        光头就指了指他,道:“有种!但愿你明天也能像现在这样,千万不要怂,不要跪地求饶。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笑道:“这句话原话奉还!”
        光头眼睛微眯,滑过一道寒光,道:“你是不是认为我现在不敢揍你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对啊!”
        光头点了点头,道:“让你再舒舒服服地过一晚,我告诉你,从明天开始,你的好日子就结束了,准备迎接你地狱一般的生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笑道:“但愿如你所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光头又指了指他,点了点头,领着两个狗腿转身就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费飞拍了拍胸脯,长吁一口气,道:“吓死我了,看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,我以为他们要动手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你能有点出息吗?”
        费飞道:“你懂个屌。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!不过,你怎么会那么确定人家就不会动手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没看这里戒备森严吗?”
        费飞道:“但你也不应该刺激他呀。万一人家脑子一热,打我们一顿,后悔都来不及。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他们这是在炫耀武力,你知道吧?因为他们有十足的把握,明天可以虐待我们,只是为了让我们今天晚上睡不好觉,所以没必要跟我们发生冲突,在他们眼里,我们是光脚不怕穿鞋的。你看他们现在好像很生气,其实我越怼他,他们心里越兴奋,明天报复的快感才会更强烈。”
        费飞点了点头,道:“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呀。如果我明天有十足的把握虐他,我也巴不得他今天能嚣张一点,这样明天才会虐的过瘾一点。秦渠年,你怎么把人心看的这么透彻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跟你讲不明白。”
        费飞道:“讲不明白不要紧,你就告诉我,你明天有没有把握?我不希望我能够虐他,我只希望我们能够平平安安的,这点小愿望你能满足吗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满足不了,你明天就等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费飞道:“你……算了算了,反正我现在已经把我这条烂命交给你了,随便你怎么折腾吧,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,我也看开了!同在一个屋檐下,我可不想看到你们活的逍遥自在,而我却活在担惊受怕,惊恐不安的氛围里,这不公平,我也要逍遥自在,管他妈呢?”
        渠年道:“明白就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老鬼就吃饱喝足走了过来,带他们进了棚户区。这棚户区非常拥挤,巷道狭窄,污水横流,臭气哄天,如果让渠年来形容的话,还不如印度的贫民窟。
        老鬼先带他们去登记,在其中一间房间里,坐着三个杀满门的弟子,态度傲慢,老鬼把渠年四人的编号和自己的房间号报给了他们,让他们登记了一下,然后就带着渠年四人上茅房了。因为天黑以后,人就不准再出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上完茅厕,老鬼就带着他们回房间了,渠年四人进去一看,只感觉头皮一麻,说良心话,这房间还不如渠年老家的保温猪圈。本来老鬼说这里有几张空铺,他以为是有几张空床,结果就是地上空出几块地方来。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一张床都没有,就铺着杂乱的稻草,跟鸡窝一样,人就睡在地上,等他们进去的时候,屋里已经有十几个人,有的躺在地上,有的倚在墙上,也不说话。不过虽然条件艰苦,但这些人睡觉却非常讲究,非常有仪式感,因为他们把鞋都脱了,导致屋里的空气有点辣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费飞惊道:“卧槽!这里是人……”本来他想说,这里是人住的地方吗?但看地上睡了十几个人,在这高手如云的地方,他也怕被人家殴打,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。这时话锋一转,道:“这里环境不太好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说道:“这里能有什么好环境?要不然我们就叫猪仔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费飞道:“我感觉现在天气也不热,外面也挺凉快的,就在外面睡也比在里面睡舒服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不可以的,这样便于管理,马上外面的铁门就关起来啦,还要点人数,睡在外面怎么点?跑了都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 费飞道:“那就睡在矿洞里也比这里强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老鬼道:“矿洞里晚上要收拾的,白天敲下来的碎石,晚上都要运出去的,所以不能睡的。你们刚来不习惯,睡几天就习惯了……呃……不过你们可能也睡不了几天了,明天能活下来就不错了,所以好好珍惜这最后一天的时光吧!”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