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章 想炸我没门

    怪不得定亲当日,徐氏看她的眼神异常热切,明里暗里的说女儿家的嫁妆越丰厚越有底气。

    还说他们徐家不在乎,嫁妆再多,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。

    当时她虽然膈应,但却不好发火,本来都是坐在一切闲聊,她要是揪着不放,会让人说挑理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徐家应该就是冲着雪姐儿的嫁妆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徐家既然敢惦记媳妇的嫁妆,后期就没准备分家,而且还要全家人一起供养二儿子读书。

    孟氏心里后悔,却更恨白凝香,要不是她从中捣鬼,人家会跟老太太打听白家的孙女?

    雪姐儿的亲事也就不会这么糊里糊涂的定下了了。

    “你敢说你没有从中做手脚?”孟氏看着白凝香,恨不得她吞了才甘心。

    “孟氏,指责别人之前还是先自我反省比较好,自作自受说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如果她没在孟家庄散播谣言,自己才懒得理会雪姐儿是不是及笄,要不要定亲。孟氏明知道她还有一年多没除服,还一意孤行,真以为她做的天衣无缝?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不满为什么不冲我来,干嘛要拉扯雪姐儿?”孟氏扬起手,刚想打下去,就被旁边的云霓接住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去,这位夫人,欺负我家姑娘没人撑腰是不是?你们家的姑娘定亲是你一手促成的,现在反咬我们一口算什么?难道你还想退亲?顺便再把污水泼到我家姑娘头上?”

    “呸~,不要脸的东西,自己黑心烂肺,还敢跑来叫嚣,信不信老娘一脚把你踹到墙外去?”

    云霓说着,撸了撸袖子,打架的架势十足。

    一旁的丁阳看的直抽唇角,她打架可以,但是学泼妇骂街却不行。

    看着云霓的彪悍的样子,白凝香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丫头入乡随俗学的倒是很快。

    “孟氏,你自己做了什么是不是别人不说,你就当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白凝香看着她,眼神慢慢的变得冰冷,她扫了眼二房的所有人,冷声一声。

    “有件事儿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,在我母亲生产前,我请了县里的千金手来坐镇。其实我最先找的是镇上最出名的稳婆,二婶想不想知道我请的是谁?”

    孟氏听着白凝香的叙述,还有她凌冽的眼神,眼神一缩,整个人都跟着瑟缩了下。

    上次的事儿没有成功,她以为过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被香姐儿翻出来,难道她知道什么?

    还是那个婆子把自己供出来了,想到这里,孟氏脸色一白,好在被她及时控住了。

    当时去的时候,她是做了伪装的,那婆子应该不会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香姐儿现在说起这个,肯定想炸她。

    怪不得上次去查看的时候没有见到那个赵婆子,肯定是拿着自己的银子跑了。

    没人没证据,想炸她,没门。

    “香姐儿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她有证据,早就找来算账了,还会等到现在才说?

    越想,孟氏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,下意识的耿直了脖子,准备死不承认。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